預約場地/住房清單
館別 空間 時間 費用 保證金

SWIPE DOWN

SCROLL DOWN

李勇達

李勇達,生活工作於台北。思考的時候看起來很笨,看起來很懂的時候,就是在唬爛。台灣機車騎士,房間很亂,交稿準時,自由工作者。在聯合報繽紛的專欄是《生活超解答》,在BIOS Monthly寫專欄《吟遊的地球人》,有時候呵呵呵笑,有時想離開地球。改寫過一本法國科幻小說《海底兩萬里》由木馬文化出版。作品入選《九歌104年散文選》,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散文佳作,新北市文學獎散文二獎。講自己得過什麼獎其實很令人喪氣,好像如果沒有這個那個,就沒有正當性了。可是目前為止又沒辦法超越這些,所以暫時就這樣介紹自己。國立政治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政大新聞系畢業。

分享:

駐村日期:2017-10-11 ~ 2017-12-29

駐村地點: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下雨的時候水沿著階梯彎彎曲曲地流下來,我逆著往上爬,穿著涼鞋的腳趾縫被水穿透。走累了,我借了一戶人家的屋簷躲雨。屋外放著洗衣機,矮牆上有好幾隻蝸牛爬得很著急。牠們也是居民,要去找其它的蝸牛,趁著路面濕潤爬行對牠們來說比較容易。

有許多故事在這些階梯之間發生,觀光客用鏡頭框取風景、藝術家的雕塑午睡著、文創小店的窗戶剛點了燈、有人撐了一把好看的傘、有人捻熄了手上的菸。

感覺在這上上下下的真實場景之間,有許多虛構的可能性。可能我得荒唐地跟蹤一隻蝸牛才有辦法寫下;也可能極為寫實,偶然與一名觀光客搭訕後寫下;可能是魔幻的,在一個清晨發生了什麼。寫作者成為一個接收體,將這些事轉換、扭曲、簡化成筆記故事。

筆記寫作不以紀實為目的。觀光客敲錯了門被巨大蝸牛攻擊;某件雕塑作品的靈魂被攝食了;有人的窗邊養了一把每天吵著要散步的傘;一處菸蒂的墳場每夜都有死掉的對話徘徊。

筆記應該是毫無用處的,是小寫的,是以現實空間為基質的超越現實。場景被抽象化,才搔得到情感的癢處。我想試著在冬季安靜地寫高低錯落的邊寨筆記,希望可以留下幾個大膽的故事,編成一本小書。

http://uselesstravelers.blogspo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