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約場地/住房清單
館別 空間 時間 費用 保證金

SWIPE DOWN

SCROLL DOWN

簡吟如

簡吟如1996年畢業於原國立藝術學院(現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美術史組,從1994年她在藝術學院的個展中以「我的意見的遊戲」為題,為自己量身定做了一個樹脂棺材,以一盒盒木箱內的說明文字,照著文字描述的步驟進行死亡的擬態,這也是簡吟如首次將文字與視覺連結,進而開啟了多樣性的文字表達方式,1997年在新樂園展覽空間發表作品「度量衡與風轉」,以影像與情書揉碎的紙漿磚,固著於記憶之牆,並融入活動影像,加

分享:

駐村日期:2006-04-01 ~ 2006-06-30

駐村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

簡吟如1996年畢業於原國立藝術學院(現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美術史組,從1994年她在藝術學院的個展中以「我的意見的遊戲」為題,為自己量身定 做了一個樹脂棺材,以一盒盒木箱內的說明文字,照著文字描述的步驟進行死亡的擬態,這也是簡吟如首次將文字與視覺連結,進而開啟了多樣性的文字表達方 式,1997年在新樂園展覽空間發表作品「度量衡與風轉」,以影像與情書揉碎的紙漿磚,固著於記憶之牆,並融入活動影像,加入視覺與文字對話的可能性。
她主張文字作為社會約定成俗的媒介溝通,可以更豐富地被呈現。閱讀者通常以文字其本身的意義來理解,文字被印刷、被抄寫、被列印、或者在電腦螢幕被呈現, 是一連串視覺與腦部語文理解區的連鎖反應,但當文字被加入除了視覺閱讀以外的感官:嗅覺、觸覺、聽覺、味覺等,閱讀者能「置身」於文字的細縫間去「觸摸」 文字、「嗅聞」文字、或者單就文字的形式去「看」文字,而非僅限於字與字連接後語句上的意義。
以中文系統為例 ,有一大部分中文字是依其圖像而衍生其意義。 對不明白中文意義的人來說,它是一些圖像的集合體。在台灣遍處可見的招牌即是一例,我們如果去除掉其逐字逐字的意義,其圖像的隱喻性【包含顏色形式等】,都有可能在瞬時轉變成另一種理解。

簡吟如在台北國際藝術村駐村時間將以「文字只能在紙本文件閱讀嗎?」為其駐村主題,並發展出幾項方向:

一、詩的迷藏與拼貼
創作者所創作或蒐集而來的語句素材分布在其所擺置的環境場景內,參與者在場景內尋找或發現創作者給予的素材,而後隨觀眾自身的主張、意見、感受來拼貼這些素材,成為一件完整獨立的單篇文字作品。創作者將這些由參與者完成的文字作品再以物件形式縫綴呈現。

二、標本的詩化敘述
由創作者製造許多類似植物園或博物館的物件標本,在其說明卡文字部份以創作者對此標本物發想的短篇文字取代其原本的年代、發現地等說明,擬勾引或誘發參與者觀看物件與其詩化文字敘述的另一想像空間。

三、語句如何串連成考古編年史
參與者就創作者提出的題目寫出長或短的語句,然後埋入創作者所準備的考古黏土層。如此累積一段時日之後,創作者將此黏土考古層分層挖掘,再依其深淺位置排列,對應呈現一種富於音樂性變化的視覺記錄文字。


四、包裝盒上的置換敘述
在超市推車上堆疊起日常食品用品的包裝並在其旁豎立一立牌:請閱讀我。
將日常生活包裝盒:如早餐麥片,奶粉,茶包,即時麵等,包裝內容物部份改以短篇故事敘述作置換,使參與者在平凡無奇的物件表皮,展開另一種閱讀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