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約場地/住房清單
館別 空間 時間 費用 保證金

SWIPE DOWN

SCROLL DOWN

「溫柔的產出」
分享:

活動日期:2015-10-31 ~ 2015-11-29

活動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 展覽日期/​2015.10.31(六)-2015.11.29(日) 11:00-21:00(週一公休)

● 展覽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 策展人/李依樺 

● 藝術家/陳慧嶠、王德瑜、李若玫、陳思含、吳紅虹 

 

展覽理念:

文/李依樺

距離我成為專職藝術家最接近的一次經驗,是在研究所第一學期的開放工作日,當時有位畫廊經理拜訪了我的工作室,直說對我的作品感興趣,見面相談了好幾次,同學們都說我要紅了,還沒畢業就有畫廊找上門。

有的時候我會想,假若當時有機緣被畫廊簽下來,也許我仍然會將生活過得和此時一樣,除了希冀固定收入以滿足安全感,出於實現企劃的企圖心,我選擇從事所擅長的藝術行政和展演策劃等工作,而基於對創作的喜愛,在身兼行政工作的同時,我也持續進行個人創作。 

我與吳紅虹、陳思含、陳慧嶠、王德瑜和李若玫這五位身兼藝術行政工作者及創作者雙重(或甚至多重)角色的相遇,構成了這個展覽的起點。她們都受過美術創作的專業訓練,也始終致力於個人的藝術創作生涯,而進一步更具意義的共同點在於,她們都不只滿足於專心做藝術家就好,相較於全職藝術家的自我實現,她們不約而同站在較為宏觀的藝術史或藝文產業的角度,來付出經營及給予產出。 

經營伊通公園近三十年的陳慧嶠,在藝術創作與行政管理多樣工作間忙碌自得,這樣豐富且平衡的狀態,自然是經過各樣歷練及掙扎所發展出的怡然樣態。陳慧嶠像個母親般同時照顧著許多孩子,除了個人創作的藝術價值,其以一群藝術家的身份成立藝術家自營空間,已然成為她所心繫的責任,而伊通公園在台灣當代藝術發展上,不論是空間特質與藝術內容及其所扮演的批判、討論等精神,則帶來不可抹滅的貢獻。身為創作者所具備的獨特性及專業訓練,當應用在藝術行政和管理經營上,自然地能像是與生俱來般,將內化的美學素養發揮得宜,加上其所關注的視野和企圖與非創作者不盡相同,即成為難以取代的直覺與判斷力,進而能成就和發酵的也就更多。展出作品以無數顆乒乓球和珠子、亮片鋪設成一張彷彿抽離現實的床,然而當觀者站立於此夢境般的空間中,卻能清楚感覺到此空間的真實,就如同陳慧嶠的夢與現實總是沒有界限,創作與行政對她來是更是彼此造就的偉大產出。同樣的,這樣的雙重角色也為創作者帶來不同角度的激盪,從駐館藝術家成為關渡美術館館員的王德瑜,因為工作所需,得以經常接觸其他創作者和人群,因而在一次次執行各樣展覽計畫中,從中獲得更多元的養分。有別於獨自創作時的思考面向,當德瑜在其個人創作上專注於探尋觀者與作品感知的那獨一無二的當下,平日的藝術行政工作則巧妙地為她注入愈發充沛的視角,工作時常接觸的「人」和與人切身的感官經驗,自然地在她的作品中發展出特殊的重要性。 

在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工作多年的李若玫,其創作多來自個人日常經驗的感受及其轉化,透過不同的途徑讓生活經驗再次被經驗、重新被看見(待)。若玫將所從事的藝術事業相關工作,視作藝術社群生命的勘測方法,對其愛的不能自己。她將這些總總視為觀察、研究一個藝術社群在藝術生態圈內的方式,並且對「個人處在一個團體或藝術社群」所形成的視角、位置及方法很投入,因此儘管是打雜之事也可以做得很起勁,這是她所熱愛之處。而每次在行政工作與創作間切換角色,一次次從一個身份抽離到另一個身份,再重返創作時,她總能真實感受到創作的活力再次注入身體的感覺。目前的她正在雪梨駐村,專心擁有藝術家的角色,她以雪梨的景點「藍山」做為創作計畫的研究,嘗試以不同的視角建立起她自己的觀看方式和位置,也將另一個場域(雪梨)帶進台北的展場,象徵雙/多重角色/視角的切換或並存的狀態。同在打開-當代工作過的陳思含,與若玫同樣樂於付出其行政長才,對她來說藝術不只是個人的,在藝術社群中她的每個角色皆負有珍貴的價值。此次展出,思含與家族親戚們合力進行房舍整建的拍攝計畫,她穿梭在各樣角色間,溝通、協調、勞動、拍攝、創作和產出。 

從紐約大學研究所畢業的那年我24歲,身上負有百萬留學貸款,因此當時的我決定務實地一畢業即踏入職場,以支付每個月的債務和利息。幸運的是,很快地我進入蔡工作室工作,成為蔡國強–一位打從開始意識到有「工作」這件事即決定這輩子絕對不要做朝九晚五需要上班的活,而真正以創作和作品獲得無窮無盡收入的藝術家的助理。我一直沒有和蔡先生和他的夫人吳虹紅說過,就是某次我在整理檔案資料時,翻到了一張三十年前蔡和紅虹一同寫生的相片,相片的背面寫著:「生命將有一半這樣渡過的序曲」,對此溫情的字句與畫面,我深受感動。

紅虹是位優秀的藝術家,同時也是令人景仰的藝術行政管理者,替蔡國強接洽展覽邀約、處理作品購藏、執行佈展工作、管理工作室大小事務,而我始終記得她曾經和蔡一同寫生,創作過許多美麗的作品。展出作品除了三十年前那張意義非凡的舊照片,也包含錄像裝置〈裝修〉,以上百張蔡工作室整修裝潢工程圖,和連續十五分鐘幾近喃喃自語的獨白,道盡了行政工作的瑣碎與繁雜,紅虹將這樣的處境做成了作品,身兼創作者身份的她,直覺地以藝術家的眼光,對待生活和工作的各樣景況。 

我將這個展覽名為「溫柔的產出」,所謂溫柔是因為藝術行政工作者大都是在幕後努力,負責創意策劃、行政統籌、經營管理、溝通協調、現場執行…等,讓一項藝術計畫得以成功實現。不可否認地,不是每個受過專業美術訓練的人都有機運或條件能成為全職創作或被畫廊代理的專職藝術家,同樣的,也不是每個有藝術或行政專業背景的人都能成為合格優秀的藝術行政工作者,而當創作和行政的角色同時兼具時,行政策劃等工作變得與藝術創作同樣迷人,並且其所觸及與關注的層次更為多樣,影響力也更廣。本展中的這五位藝術家(以及我)身兼雙重角色的狀態,代表了夢想實行所必需涵蓋的角色及條件,在肯定藝術的同時,也期待那溫柔的產出能帶來更多面向的思考和不同層面的價值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