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約場地/住房清單
館別 空間 時間 費用 保證金

SWIPE DOWN

SCROLL DOWN

「暫存記憶」
分享:

活動日期:2015-12-04 ~ 2016-01-03

活動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 展覽日期/​2015.12.4(五)-2016.1.3(日) 11:00-21:00 (週一公休)

● 展覽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 策展人/​黃翔、林怡華

● 藝術家/​朱利安・夸涅、安伯托・杜克、肯桑・羅特納索瑞克、花崎草、丹羽陽太郎、陳韻如

 

展覽理念:

文/黃翔、林怡華

記憶如同攝影般,藉由捕捉片段的真實,用以拼湊時間與經驗,獲取控制過去的一種有效手段。長期記憶是一種獲廣泛共識的擁有,更操控未來的意志與判奪。然暫存記憶,不只是消縱即逝的殘留樣貌,包含一切的遺忘以及無法存取的意識與感受,卻能提出更精確感知診斷,形塑當下存在的現實。此展想要探討的不僅重新檢視記憶之意義與可靠性,更是將遺忘涉及之種種面向與可能性,紀念暫存的逝去記憶。 

處在德國哲學家路德維希・安德列斯・費爾巴哈(Ludwig Andreas Feuerbach)1843所預言的「重影像而輕實在…」的時代,想像和經驗的界線逐漸模糊,而暫存記憶是否經過正義精確的標準來存取,抑或扼殺了現實,用以滿足想像。〈我從未寫過詩〉(I have never written a poem)中藉由重塑物件的本質性,從形式上打破原有表象,創造無法預期的形式,開拓更多的想像,揭露更多的現實。《2015年11月4日金融時報焦點新聞》(Financial Times Highlights Nov. 4)所描繪的過期新聞標題,如今看來已失去原有的意義,瞬息成為經濟自由主義下華麗虛飾的詞藻,需求取決記憶之持久性與階級性,而我們都成了記憶歧視者。

冷戰時期由前蘇聯圖波列夫公司製造世界第一款超音速客機(Tu-144)冷卻系統異常吵雜,乘客只能使用紙條溝通,藉由已經停產的時代產物意象,以無聲來傳遞時代的消逝的經驗與訊息。一個以傳說為起點的計畫〈淨化〉(Purification),毛利人的祖先從遙遠的哈瓦基島嶼,可能就是台灣,飄洋過海到紐西蘭。沈思於過去千年前或是未來千年後,時空的無限性使我們如同暫存記憶般消逝無蹤,記憶之外那隱晦的存在。 

逐漸成為城市中逝去的風景〈賣玉蘭花〉(Yu-Lan the Flower Seller),或許不曾遺忘了什麼,卻因花氣在異地喚醒過往的景色,過去因而得以以不同的角度重新被陳述。正如班雅明所暗示的:「意義的份量恰好等於衰 朽和死亡的力量。」肯桑・羅特納索瑞克(Kaensan Rattanasomrerk)紀錄其外祖父去世時被親人恭誦之際,藉由記憶,已故者與在世者得已重聚,直當被世人所遺忘,已故者將再次死亡。

遺忘是沒了記憶,記憶是為了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