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約場地/住房清單
館別 空間 時間 費用 保證金

SWIPE DOWN

SCROLL DOWN

2017第二季駐村藝術家聯展
分享:

活動日期:2017-05-26 ~ 2017-06-18

活動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 展覽日期/5.26(五)-6.18(日) 11:00-21:00(週一公休)

● 開幕茶會/2017.5.26(五) 19:00

● 展覽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 參展藝術家/吳芊頤、蘇子涵、阿努沙波法寇、曼紐・​希爾舍、武雨濛、F4 x 瑪芮・​席恩

● 客座策展人/ 賴依欣

台北國際藝術村所帶來的第二季駐村藝術家聯展,由六組不同領域的傑出藝術家共同參與,參展藝術家包括來自台灣的吳芊頤、蘇子涵、國際藝術家組合阿努沙波法寇、奧地利的曼紐.希爾舍、美國的武雨濛以及紐西蘭團體F4與瑪芮.席恩的共同合作,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創作者們,從家庭、個人、合作夥伴的視角出發,作品題材橫跨日治時代,瑰麗老台北到當代生活日常...等等,他們眼中的寶島台灣,絕對比你想像的更精彩!

 

客座策展人專文 
文/賴依欣

藝術家自述 

● ​吳芊頤〈條通窗景詩〉
台北國際藝術村附近的「條通」區域,為日治時期所留下的城市規劃系統,如今街道上的店家和住處有許多還存留著過往的建築特色與生活痕跡,仍然是台北生活的重鎮。吳芊頤的創作長期關注文化呈現的樣貌,概念大多取材於建築景觀和街道元素的再現,運用視覺樣態的各種符號,以紙膠半透明可重複黏貼的特性,拼貼出日常生活中的各式紋理。此次在台北國際藝術村駐村期間,她走訪附近的條通地區,觀察老房子特有的鐵花窗與區域性的色彩,融合其環境元素,不僅藉由紙膠帶的拼貼發展成獨特的視覺符號,作品將條通街道的排列與遊走於其中的身體感,以裝置的形式轉化為展場中的立體空間形構,而紙膠帶的層疊與色彩和圖紋的重複,拼湊堆疊出獨有的記憶疊影,亦帶有一種時代感的紀錄。然而,彩色紙膠帶作為吳芊頤創作中所使用的主要媒材,其所帶有的消費符碼,在此也意味著一種流動的資本文化與在地生活而展開的拉扯,呈現文化底蘊中面對外部發展的張力,同時也標示著創作者的社會觀察身份,以及其對環境、文化和人文的思考,通過作品與外界的連結,構成一種嶄新的語彙意象。

文化現象一直是我關注的議題,台灣的現象受到國內外不同文化的影響,我的作品透過介⼊一種常⾒的⽇常狀態中,運⽤視覺樣態的各種符號,以同樣的狀態模式回應現實狀態本⾝的問題。駐村的地理位置附近,存在日本條通⽂化與老房⼦,其特殊的氛圍使鐵窗花擁有區域性的神秘⾊彩,究其環境元素,發展成獨特的視覺符號。

● ​蘇子涵〈我們世界,是物質的迷宮〉
蘇子涵一直以來以觀察城市的現象為創作,經常以模型詮釋城市與生活,在模型的三度空間中建構發生於日常周遭的場景與想像,有時是一幕幕帶有敘事性的故事,有時則是日常生活的切片,在模型的場景空間中呈現人、生活與空間所相疊出的立體關係,這種層層疊疊的立體結構,就如同她所提到的「人類的物質生活與城市發展有著非常大的連動關係,城市就像運作繁瑣的大型機器,大齒輪與小齒輪之間,相繫著人們生活的必要鏈鎖」。此次發表的作品〈行人步道植栽〉為蘇子涵近期創作中所發展的新脈絡的呈現,她以刻印的方式,將城市中熟悉的物件刻畫而出後再行印製,爾後再經由油畫、繪畫等技法堆疊出物件新的細節及質感。其中人行步道的圖像經由刻畫後產生的複製性生硬線條,表現的是一種物件因為時間所產生的痕跡及冰冷感;而容器裡所栽種的手繪植物則展現一種新生命的延續,以不同的優雅姿態舞動於人行步道上,其中物件與植物的關係,也在不同的圖像性格表現中產生更為緊密的連結。此外,〈行人步道水窪〉則是以透明的立體模型呈現人行步道上的一灘灘高高低低的水窪,將日常隨處隱而未見的風景轉化為作品中的立體圖樣。

我們世界,是物質的迷宮

人類的物質生活與城市發展有著非常大的連動關係,城市就像運作繁瑣的大型機器,大齒輪與小齒輪之間,相繫著人們生活的必要鏈鎖。因此在城市中,一切物質的存在,都是城市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齒輪。
因此在這創作過程中我記錄了許多關於城市物件,也將他們一一刻畫記錄下來。我藉由刻印,刻劃出熟悉的城市物件,圖像經由刻畫後所產生的複製性生硬線條,表現的是一種物件因為時間所產生的痕跡及冰冷感。

再經由油畫、繪畫,直接堆疊出物件新的細節及質感,容器裡所栽種的植物是一種新生命的延續。那些被遺漏的「物」經由刻畫複印後也斑斑再現,透過老物件與新生命的關係,讓物質與生活記憶的連結更加緊密。

● ​阿努沙波法寇〈山之心〉
Parastoo Anoushahpour, Faraz Anoushahpour, Ryan Ferko自2013年起開始共同創作。作品以影像和裝置為主,內涵探索城市空間、建築、歷史與記憶,在現實、虛構、科技和不同媒介之中來回並重新編織文本,展現敘事結構的同時,試圖打破單一敘事者的觀點位置。在台北駐村期間,他們在城市裡發現了幾個有趣的作品和物件,進行了一系列拍攝、翻譯和再詮釋等創作過程,開啟了對於如何面對圖像、語言和現實的探索。這些物件包括了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中所展示的一個象徵羅馬卡皮托利尼之狼(Capitoline Wolf)銅像,為蔣介石在台灣成立流亡政府25年後,由當時的義大利參議員所贈送的帶有紀念意義的銅像。當城市的歷史和傳說被埋入了象徵性的物件中,並在具有國族文化和信仰的殿堂中展出,它述說了什麼樣的對於國家的虛構想像與回應如何的現實;此外,在國立臺灣博物館《福爾摩沙美石特展》中展出的石片畫,也引起他們極濃厚的興趣,思考藝術家如何將自己的主觀感受和經驗融入到自然的地質構造中,透過想像將其組合起來且主觀式地命名為風景畫。為了探索並推進這些框架和命名邏輯的任意性,他們拍攝了石頭表面的紋理和圖像,嘗試使用google翻譯的軟體來閱讀石頭,程式透過對於圖像和語言的運算產生了一些極具機械感的詩意文字,而這些文本,在藝術家的創作中將則再度被翻轉、詮釋和使用。

岩石被編寫進了風景畫裡,都市傳說被塞入雕刻之中,然後Google立即的翻譯出整個句子。 橫視這一批在台北國際藝術村發展出來的作品,是一個鴻溝,在兩邊的有:翻譯困難的圖像、語言以及現實。
公園研究,說嘴。 說嘴,和四個人。 廚房的門,說嘴。兔子的歌,和四個人。

● ​曼紐.希爾舍〈Mapping Taiwan〉
記憶,是一連串不斷探索、變動、形塑和重構的過程。對於曼紐.希爾舍而言,探索記憶結構的方式,是透過了解逐一事件發生的前後過程,藉由不斷使用、錯置及挪用真正的事實,也因此,人們必須在實踐與過程中,反覆思索記憶是如何形成、如何延續。
曼紐.希爾舍的研究,在過去涉及不同國家與民族間之間的文化記憶,藉由大量視覺文化與藝術生產的呈現物,進而梳理和探討民族與文化認同等問題。此次於台灣駐村期間,延續過去於日本所進行的研究,展出部分主要的研究成果,包含兩張地圖的呈現:第一張地圖是日治時期台灣與日本的人口分布,內容橫跨了時序及空間分布,對於身份和權威,以及表徵和同化的關聯性做出了提問,並追溯了他們的根源。第二張地圖為一份他所建構出的台灣敘事年表,包含著研究中所使用的參考圖像,其中收集了許多的連結和敘事文本,這些敘事文本在當代藝術的創作中擁有兩個層面的關聯性:部分為藝術家的作品,或即將進行轉化與再現的文本。而曼紐在駐村的過程中,亦持續採訪台灣藝術家,透過理解藝術家創作的背景與內涵進而完成整體的研究計畫,而未來也將發展為一個新型態的展覽形式。

探索記憶結構是透過了解逐一事件發生的前後過程,不斷使用、錯置及挪用真正的事實,因此,我們必須思索在大量的過程及實踐中,記憶是如何形成、如何延續。

這次的發表因為場地的限制,將展出主要的研究成果,而成果將由兩張地圖呈現。第一張地圖是日治時期台灣與日本的人口分布,橫跨了時序及空間分布、標記出了特殊的術語以及定義;在這張地圖中對於身份和權威、與其兩者與表徵和同化的關聯性做出了提問,並追溯了他們的根源。繪製台灣在此作為一種手段,借鑑於傳統情境主義中從城市結構風格所轉化的史學,是一種曲折的多文化方法,跨越了科學文獻、圖片、博物館展覽和藝術作品。

● ​​武雨濛〈庾文翰消失(分鏡)〉
武雨濛的作品以現場物件和影像的裝置探索雕塑、電影和情感之間的關係,透過理解電影組成的各種狀態,以物件和影像的重新安排創造新的觀看姿態,並試圖翻轉或顯現藏匿在其中的結構與慾望。在台北國際藝術村的進駐期間,她試圖重拾一種「直觀」的創作精神,藉由向兩位在地的老師學習膠彩畫,以直觀的方式進行繪畫,並在學習的過程中,重新理解膠彩的表現、美學與當代創作的關係。她進而將這種特定的繪畫技巧和美學帶入電影創作中,以在無意識的繪畫中所出現的顏色、形狀、溫度和情緒等,發展為影片裡的場景,影片的內容敘事則穿越現實與寓言的空間,超越知識與想像,使用各種跨域語言和實體空間,組成一個關於名叫庾文翰的男孩的想像與超現實的電影故事。在此次展覽中,展出部分以膠彩畫所發展而出的電影腳本,其內容是這部電影的特定場景篇章,探索並思考關於民俗文化觀念及脈絡在現代生活中如何被定義。

作品是以礦物性顏料及膠水所繪製的三維空間拼貼,它們是為了印證直觀的珍貴性而製成的,同時以此對傳統中的台北藝術片段致敬。繪畫的內容是關於民俗文化觀念及脈絡在現代生活中如何被定義。他們會在展示空間中被分開排列。

● ​​F4 x 瑪芮
・​席恩〈瑪塔瑞奇;歌謠套曲的七個小節〉
F4是一個來自紐西蘭的藝術團體,同時也是一家人。馬克思.威廉斯和蘇珊.喬希都是藝術家,一起創作了二十五年,而他們的兩個孩子傑西和默希也是藝術家,並有自己擅長且鍾情的創作領域。他們在合作的過程中,嘗試不同媒材的運用,將創作思維與不同事物和文本產生關聯性,以及試圖與不同的創作者開展出不同的合作經驗,並希望藉由合作,開拓出新的創作方式。此次在台北的創作計劃,由F4和作曲家瑪芮.席恩共同進行,以台北國際藝術村和紐西蘭Unitec即將邁入第十年的藝術交流為出發點,探討環太平洋的南島語系和他們神秘的起源,而研究顯示這個分布廣闊、歷史悠久的族系的起源地就是台灣。

在此件作品中,他們利用紐西蘭原住民毛利人的星座-瑪塔里基的傳說進行創作,以星系間的對話作為主軸,其中的一個版本描述瑪塔里基如何形成,從一個魚族的故事開始,到最後與祂的父親—天空之神相伴;並藉由音樂、聲音去挖掘瑪塔里基星宿和不同文化的連結,還有它作為毛利人的起源和新年的象徵背後的故事。在駐村的過程中,他們以瑪塔里基星宿的位置作為指標,導航、識別並以環景相機拍攝現代台北人日常生活的軌跡。整體的呈現包含影像、聲音和歌詞在展場中交織出兩地傳說和文化地理上的連結與想像。

「當我們凝視著星星而他們也回望著我們」-F4 於2017年

這個創作以一個星系間的對話作為主軸,這個星系毛利人稱它為瑪塔瑞奇,在台灣則被稱為西方白虎旄頭或昴宿,這七顆星星被視為是二十八個古代星宿之一。在希臘神話中也被稱為七姐妹星,她們被視為希臘擎天神祇阿特拉斯的七個女兒。在天文學中此星系被界定為M45,作為金牛座的一部分在宇宙中存在著。

其中的一個版本的描述瑪塔瑞奇如何形成,從一個魚族的故事開始,魚族中的幼魚們到岸邊的珊瑚礁探險,儘管母親曾警告小魚們,漁網有多麼危險,他們依然太靠近岸邊而被捕獲。當母親試圖拯救幼魚時,她也陷入網裡,然而他們的呼喊引起了森林之神的憐憫,祂釋放他們並讓他們生活在天堂裡,與祂的父親-天空之神相伴。

在中國古代占星術中,這些星子象徵著錯誤的判斷將帶來不幸的結果,即使小孩子也如同皓首蒼顏的老人一樣接近死亡。

這個星系對於紐西蘭第一代的毛利人是非常重要的,意味著新的一年,同時也是祖先,早期的波利尼西亞航海者在航海時的重要工具,指引他們穿越大片海洋。一派考古學和遺傳學研究指出,這些分布廣闊、擁有四五千年悠久歷史的南島語系起源地可能就是台灣,而他們最後在奧特亞羅瓦-綿綿白雲之鄉紐西蘭落地生根。

在這次的駐村經驗中,F4以瑪塔瑞奇星宿的位置作為指標,以他們導航、識別並拍攝現代台北人日常生活的軌跡。

這項創作也向Unitec與台北國際藝術村之間的藝術家交流成立10年作為紀念,其中13位台灣藝術家來到紐西蘭進行創作,11位紐西蘭藝術家則做為交流走訪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