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約場地/住房清單
館別 空間 時間 費用 保證金

SWIPE DOWN

SCROLL DOWN

2017第一季寶藏巖駐村藝術家駐村發表
分享:

活動日期:2017-02-25 ~ 2017-03-12

活動地點: 寶藏巖,上光巷9號 、13號展間、 防空洞

● 展覽日期/2.25(六)-3.12(日)(週一公休)

● 開放時間/11:00-18:00

● 參展藝術家/林季鋼 、洪誼庭、西蒙‧魏森

● 客座策展人/賴依欣
 

▲ 「你願意寫下我寫下的詩嗎」

● 藝術家/林季鋼 

● 展覽地點/寶藏巖,上光巷9號展間

● 展覽自述/

書寫是被病識充滿後的召喚,接受刺激的反射行為,是被愛,而後愛人,是我與孤獨的他者,孤獨的自我,僅存的連結。意識到自己身為病人,並非疾病本身,而是無法在理想之中完好,忍讓自己找到一個可以獨立平衡的位置。才知道那麼努力希望可以成為一個有功的人,竟然會是一件全然徒勞的事,最終只能以書寫作為安寧的治療,縱使生命從來沒有痊癒的可能。

■ 客座策展人專文:

文/賴依欣

做為劇場導演/表演者和詩人的林季鋼,此次在寶藏巖的發表,也以此為兩個脈絡延伸開展。在靜態的展覽中,林季鋼以《餘人》詩集為文本,發出公開的邀請,藉由抄寫詩集的動作,邀請大眾在讀完詩之後,選擇一首詩抄寫於一個物件上,將詩的語言轉化為一種寧靜交流的可能,透過詩文和物件的選擇、抄寫的動作,得以展開原作者和新的書寫者之間的對話。《餘人》,集合林季鋼近十年以自身生命經驗所寫成的七十七首詩作,詩的創作過程,對林季鋼而言,是一種內識的自我探索和反省,是極度孤獨、自我和獨立的;然而,同時擁有劇場導演和表演者身分的他,亦極為渴望與他人交流。

展覽「你願意寫下我寫下的詩嗎?」便是在這樣的自我辯證與企圖找尋平衡點的狀態中所發展而出的邀約,在此,書寫不僅做為一種自我療癒和自我表述的創作形式,在他人選擇的物件與身體力行的抄寫中,展開文字所串連而起的另一層連結和想像,而這些邀約與對話,亦在展出的過程中成為開放的對話管道,也使展覽成為一種有機的變動形式。有別於靜態展覽從自身創作的文字為出發,於四月份登場的劇場演出「大荒」,以《山海經》中的〈大荒經〉為場景和角色設定的想像,是林季鋼對於寶藏巖場域的特性與社會關係的想像和回應,非正規劇場的移動式演出形式將帶領觀眾遊走於寶藏巖中,探索於真實場景和虛構故事之間。

 

▲ 「在水一方」 

● 藝術家/洪誼庭

● 展覽地點/寶藏巖,上光13號 

● 展覽自述/

文字是似靜而動的真實,影像卻是似動而靜的幻象,透過與真愛通信的想像、影像重組的虛構情節,在看似排他性的獨語中用另一種閱讀的角度,重新詮釋自身看待台灣政治處境的態度,如同霧裡看花般,建構兩者的關係語言。

■ 客座策展人專文:

文/賴依欣

洪誼庭的作品結合藝術和設計,表現在各種複合媒材的嘗試與併用中,大多饒富故事性和詼諧的畫面,進而產生批判性的思考。在寶藏巖進駐的這段時間,她意識到這個歷史場域在近幾年的發展中,集結觀光地、藝術村、歷史建築與在地故事等多重角色於一身的特殊性,因此藉由一系列的作品,進而提出不論是自身或他者,在面對此場域時所產生的另一種觀看的視野。這些歷史性場域在過去所發生的革命性般的生命故事,雖然轉化了空間命運的特質,但這對於生於九〇年代的她而言,卻「像是兩條平行時空裡的兩雙眼睛,互看著彼此的生命軌跡」,此次的展覽「在水一方」,面對平行的時間軸的兩端、大環境的演進與想像性他者的存在,在展場中構築一個偽劇場形式的空間對話。

「在水一方」的命題,來自於《詩經》「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引用原意可望不可及,但仍佇立凝望、反覆追尋的含意,表達雖然一道水切斷的是想像與現實之間的隔閡,但期盼以文字和影像展開對於他方/他者的想像與追尋;此外,亦引用這段詩文來描述自身國家與歷史的情境,「對主體認同的匱乏,又對客體有著過多的想像,如同愛情裡的兩個人,愛上彼此表面上的條件因素而過度衍伸了虛擬的意識想像」。在這些探索與對話的建構之間,希望藉由作品,以自身的角度重新詮釋台灣主權未定論狀態下的矛盾情結。

 

▲ 「非空之室」

● 藝術家/ 西蒙‧魏森

● 展覽地點/ 寶藏巖,防空洞

● 展覽自述/

當你走進一個你認為是空無一物的防空洞,但很快地你會發現顯然不是如此。風持續不斷地竄進這個空間,外面的聲音隨著空氣流入,而微塵總是浮動在其中。
「非空之室」是一個純粹由聲音構成的場域回應裝置,組成這件作品的元素包含了空間裡原有的空調系統所提供能聽見與看見的部分以及本身空間裡的聲響共振。 
這個藝術裝置並非呼應這個地點在歷史意義上作為防禦攻擊的防空洞,而是賦予它新的意義和不同的故事。這是一個空間充滿了屬於它自己的聲音及連帶被發現、被活化的週遭事物,並轉移入更多新近的元素到這個空間中。

■ 客座策展人專文:

文/賴依欣

自2015年開始,西蒙‧魏森發展了以錄音作為基礎素材,而進行重組與展演的作品表現形式,這些基礎素材通常是他透過各種方法與技術所捕捉的環境聲音,展露各種特殊的聲音特質。對他而言,當以聲響為主體的作品在展演和裝置時,周圍與其中的空間和物件便成為演奏的樂器。此次在寶藏巌的展出中,他選擇防空洞為展示的空間,但並非希望延續或呼應防空洞作為防禦攻擊的歷史意義,而是企圖將場域回復到空間的特性與環境的本質為思考,因此,當我們以為是空無一物的的防空洞,它卻不僅是如此,而是如他所描述的「風持續不斷地竄進這個空間,外面的聲音隨著空氣流入,而微塵總是漂浮其中」,在作品尚未進入之前,空間本身在周圍環境的影響與各種元素的構成之中,已產生共振與流動的聲音地景。

當作品「非空之室」在其中,做為純粹由聲音所構成的場域回應裝置,包含了空間裡原有的聲響共振、已存在許久的空調系統所給予的看得見與看不見的聲音和視覺元素,以及藉由巨大聲響與空間素材所產的共振,讓觀眾能感受其中的音律。「非空之室」希望在防空洞的歷史意義之外,賦予空間新的想像和不同的聲響感受與觀看視野,在參觀的同時,進而連帶地發現周圍空間的其他元素,在感知的體驗上一起被包納移轉到這個空間之中。
 

▲ 「瓶中水」

● 藝術家/ 西蒙‧魏森

● 展覽地點/ 寶藏巖,37弄6-3號

● 展覽自述/

「水」是人類賴以為生的基本物質之一,然而現今,「水」被裝在塑膠瓶中做為日用品向我們販售,並在使用完之後被丟棄且因著有毒物質而為環境帶來傷害。
這些蒐集而來的寶特瓶當中有著一個小小的喇叭,而觀眾所聽見的聲音,是於新店溪所錄製而成的,這條溪也是媒體口中所遭受汙染的水源。在這些乾淨明亮的容器裡,你將聽到如同蘇打水氣泡擠出水面般的聲響,那些總是帶給人可口清爽的感受。
然而,這些看似看乾淨透亮的事物,實際上卻總是透過骯髒且有害的方式所製造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