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國際藝術村 - 2018 第二季駐村藝術家聯展
預約場地/住房清單
館別 空間 時間 費用 保證金

SWIPE DOWN

SCROLL DOWN

2018 第二季駐村藝術家聯展
分享:

活動日期:2018-06-01 ~ 2018-06-24

活動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 展期/6.1(五)-6.24(日)

● 開放時間/11:00-21:00(週一公休)

● 開幕茶會/6.1(五) 19:00

● 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 藝術家/王旭 & 萬振宇、米列.摩扎利 & 美津.希門、吉田憲史、飯川雄大

● 藝術顧問/陳湘汶

 

王旭 & 萬振宇〈有時候

藝術家自述/

因為真理對微小、易變卻簡單的意志給予尊重,夢想找到了出路。脫離充滿固執靈魂,粗糙物質,單調理性的世界—以合乎邏輯的方式將古典秩序融入森林的霧中,為光求火,為見而思。忠誠將希望帶往新境地的中心,順從自然,天地為家,有如一首生命的牧歌。

藝術顧問短介/

台灣擁有美麗的自然環境,其中包括了急短的河流、壯麗的高山峽谷、沙岸或岩岸的海邊景色。而在不同的產業發展歷程當中,人為建設和自然環境的結合,例如工業遺跡、產業鐵道等,雖然現今已多荒廢,卻也成為人們觀光或遙想舊時光的場域。其中,阿里山國家風景區就是吸引眾多人潮前往的地方。

藝術家王旭&萬振宇這次將走訪嘉義的阿里山,將身體投入一片大自然之中,透過直覺的感受並且採集山林的聲音,最終透過錄像作品將他們的共享體驗轉化為表演,雕塑和聲音的結合。

 

米列.摩扎利 & 美津.希門〈回聲軌跡〉

藝術家自述/

米列.摩扎利&美津.希門共同創作的裝置作品〈回聲軌跡〉結合了雕塑、聲音與影像,從植物學研究延伸至身體、文獻與歷史。希門的曾祖父金平亮三在日據時期是位夙負盛名的植物學家,在臺期間留下大量有關植物研究的紀錄,因為這段過往的歷史,摩扎利創造了一個實體環境讓觀眾可以透過自己的影子追溯過往,而希門則將自身對於植物的考察轉化為舞蹈。兩位藝術家在他們所創造的場域中將聲音、文獻紀錄與多樣素材融合,形成一股與物件和肢體之間產生緊密連結的能量。

藝術顧問短介/

藝術家組合美津.希門和米列.摩扎利在台灣發展的創作計劃源自美津的曾祖父金平亮三,他是日治時期在台最重要的植物學者之一,曾擔任台灣總督府中央研究所林業部部長,多次前往南洋地區考察,也引進雨林樹種進入台灣,在林業研究方面為台灣打下基礎,而他也擴充了許多林業部腊葉標本館(現林業試驗所植物標本館)之內容。

兩位藝術家來自不同創作媒材的背景,共同針對這樣非常個人的家庭史,同時又是牽涉到更大範圍的台灣日本南洋歷史發展的議題,揉和出一件不僅關於藝術家個人記憶,而是與更大的社會歷史背景有關的裝置。投影、聲音、與物件文本的組合再現了多層的歷史蘊含,光影製造了虛與實的對話,而當觀眾走進當中,影子也成為作品的一部份,這件作品將封閉性的個人記憶開闊成能與所有人對話的平台。

 

吉田憲史〈無字幕〉

藝術家自述/

吉田憲史的創作在探討翻譯偏差的狀況,以獨特手法,搭建不同文化與語意觀點的橋樑。吉田憲史研究台灣的多元語言,並透過作品對身份認同議題做出提問。

藝術顧問短介/

來自日本的吉田憲史,過往的作品當中是以語言以及不同語言對話間的誤譯為主。我們能看見他作品中對話的雙方,來自不同的母語背景,更重要的是他們完全聽不懂也不會對方的語言,在這樣看似荒謬的條件下兩人卻煞有其事地對談著,隨著對話的時間流逝,他們也許會隨機地產生交叉,或者令人發噱的話語。

而這些場景並非絕對的隨機,藝術家經常有意識地埋藏著關於雙方歷史文化脈絡的線索在作品當中。

有好幾個語言正在台灣社會被使用著,源於多個新移民族群以及殖民的背景,在很多社區或個人身上都會使用一個以上的語言。在這些語言混雜的情境之下吸引著藝術家進一步地去探討關於認同的問題。

 

飯川雄大〈衝動以及周圍的事物〉

藝術家自述/

飯川雄大主要以視覺藝術、攝影作品關注時間的相對性,與人類感知的變動。藝術家以他獨特的觀點及敏銳的洞察力,發展了結合定點拍攝技術,以環境或足球守門員為主題的錄像作品。作品主要呈現他對於周遭環境中,經常被忽略的,或對看似微不足道的風景之深刻觀察。

事件的資訊往往僅乘載表層的面向,藝術家想要與觀眾探討的是其真正的意義。當我們試圖表達感受時,這與事件本身的顏色、形狀、大小或是地點都無關;當我們試著更深入去解釋時,這些資訊就完全不重要。對藝術家來說真正重要的是,考慮到情感的層面。例如,驚嚇或是有趣,是無法用圖文資訊完整表達的感受。

藝術顧問短介/

飯川雄大的創作,關心著社會上被忽視的角落,或者在某個情境下可能被隱藏著的面容。〈衝動以及周圍的事物〉將是藝術家安插在大眾生活空間裡,充滿不合時宜的顏色、造型、大小的裝置,當它和周圍一切條件都無關的時候,在它面前的我們該怎樣來詮釋它呢?我們僅有的就是剩下直觀感受,拋下所有的文本線索和參考。